法制網首頁>>
法律既是一門科學,又是一門藝術
——讀《中國傳統訴訟藝術》有感
發布時間:2019-11-22 15:46 星期五
來源:人民法院報

陳建華

《中國傳統訴訟藝術》一書作者系湖南省法學會法學理論研究會會長、中南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胡平仁。這本專著系胡教授主持國家社科基金后期資助項目,也是他在自己優秀博士畢業論文修改完善而成的嘔心瀝血之作,還是他經過近十年精心打磨而成的學術精品,細細品讀這本厚厚的著作,筆者認為,《中國傳統訴訟藝術》一書,具有如下四個特點。

應時而作。習近平總書記在考察中國政法大學時指出,我國法學基礎研究薄弱,表現之一就是對博大精深的中華法治文明和法治文化傳統研究不夠、挖掘不夠,這是法學研究最突出的短板。長期以來,由于中華法治文明和法治文化傳統領域出成果相對較慢、發表成果相對較難、期刊引用率相對偏低等原因,我國學者喜歡研究刑法、民法、行政法等實體法和刑事訴訟法、民事訴訟法、行政訴訟法三大訴訟法,最為冷門的是法律史。尤其是學界對我國法律傳統的偏見,而急功近利地“懶學”“怠學”,不肯對我國古老的法律傳統做爬羅剔抉、刮垢磨光的工作。胡教授與眾不同,心甘情愿地挖掘、淘洗、提煉法制史,潛心研究我國的法治文化傳統。《中國傳統訴訟藝術》一書正是針對我國法治文化傳統中的訴訟藝術進行研究,積極響應與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的學術責任的體現,體現了作者高貴的學術情懷與學術擔當,實為可貴。

創新而作。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我們黨之所以能夠歷經考驗磨難無往而不勝,關鍵就在于不斷進行實踐創新和理論創新。” 學術研究貴在理論創新。然而,目前,我國法律史界多少存在著故步自封、觀念陳舊、敘事話語單一的問題,亟待創新。《中國傳統訴訟藝術》一書盡管研究的是我國的傳統訴訟藝術,屬于法律史范疇。但是,面對法律史大范疇之內,胡教授又開辟法制史和法律思想史之外的第三條道路:中國法律運行史。胡教授以自己在21世紀初首創的“法律接受理論”為指導思想,著眼于古代中國“行動中的法”,即為古代中國人的實際法律生活中,官府和民眾是如何對待與運用法律的,這在學術界還是第一次。正如湘潭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胡旭晟評價道,“胡平仁立足于法律接受的立場,著眼于法律與藝術的內在關聯,執著于中國傳統社會的訴訟藝術......這在學界還是首次。”

匠心而作。習近平總書記曾明確指出,弘揚勞模精神和工匠精神,營造勞動光榮的社會風尚和精益求精的敬業風氣。當前,學術界彌漫著一定的浮躁的氣息,“短平快”的學術成果成為許多學者熱衷的追求。殊不知,真正的有價值的學術成果是“板凳要坐十年冷”。胡教授堅持十年如一日,以“十年磨一劍”來精心打磨《中國傳統訴訟藝術》一書,在獲得優秀博士畢業論文的基礎之上,數易其稿,不斷修改完善,歷經九年半的沉淀與打磨,最終形成了如今的定稿。這種工匠精神,實在可贊。

獨到而作。一般而言,法律是理性的,呈現在眾人面前都是威嚴、莊重的一面。胡教授利用自己早年專習文學,對中國古典文學研習尤深,對藝術之道也頗有心得的優勢,堅持自己獨到的眼光,認為,“從實踐層面上說,法律乃是一種創造、一門藝術”,從藝術視角看待訴訟,通過諸多古代典型、真實的案例,體現出法律“好玩”“可親”“藝術”的一面,揭示出古人法律生活中的“訴訟智慧”。

在筆者看來,獨特主要體現兩個方面:一是案例挖掘、開發、利用上,具有獨到的眼光。作者利用了一切手段挖掘、開發、利用我國傳統法律藝術寶庫。我國傳統法律藝術寶庫中有宋代的《折獄龜鑒》《名公書判清明集》,明代的《折獄新語》《智囊全集》,清代的《判語錄存》《駁案匯編》《樊山判牘》《不用刑審判書》等大量資源,作者一一涉獵到,挖掘出很多很好的案例。譬如北宋科學家沈括《夢溪筆談》中的司法官張杲卿以常情常理斷案,體現出一種基于日常生活經驗的敏感與司法智慧。

二是布局謀篇上,具有獨到的眼光。《中國傳統訴訟藝術》一書,首次對我國傳統訴訟藝術做了全面系統的梳理與理論闡釋,如訴權運作中的訴前攻防策略、訴權啟動藝術、案情聲辯藝術,案情偵勘過程中的聲色破案、事理破案,聽訟斷獄過程中以柔克剛的生活智慧、聲東擊西的堂訊游擊、用譎識偽的智力博弈、察疑得實的求證邏輯、見微知著的法理悟性、順水推舟的解紛妙計,以及判詞表達方面詩詞典故、比擬妙喻、對偶夸張等修辭手法和駢散文體的運用,特別是那些詼諧幽默的“花判”,均可謂“妙趣橫生”。

(作者單位:湖南省郴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責任編輯:莫亞奇
相關新聞
七星彩走势图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