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保護網絡知識產權 助力優化營商環境
發布時間:2019-11-22 15:12 星期五
來源:人民法院報

錢翠華

知識產權法官要有落實司法政策意識,牽住“以凈化網絡環境為基礎,打擊制造侵權”的 “牛鼻子”,正確確定“高度蓋然性證明標準”以及舉證責任分配,以凈化網絡環境,努力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共同推進網絡空間全球治理。

知識產權訴訟“舉證難”“賠償低”,有知識產權客體無形性原因,有現行證據規則有待細化完善原因,也有司法實踐對知識產權制造侵權在證明程度與舉證責任分配的理解和適用上存在偏差。知識產權法官要有落實司法政策意識,牽住“以凈化網絡環境為基礎,打擊制造侵權”的 “牛鼻子”,正確確定“高度蓋然性證明標準”以及舉證責任分配,以凈化網絡環境,努力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共同推進網絡空間全球治理。筆者以為,“以凈化網絡環境為基礎,打擊制造侵權”,這就是“牛鼻子”。主要基于:

一是知識產權客體無形性。物權客體有形,知識產權客體無形。擁有圖片物權,不一定擁有圖片著作權,圖片著作權不是圖片本身,而是圖片所承載的作品。知識產權客體與其載體可分離,具有無形性。取證無形性客體與取證有形性客體,其“便利性”比較顯而易見。知識產權客體無形性,直接制約知識產權訴訟“舉證難”。

二是網絡環境取證便利性。任何計算機等信息設備所在地均可取證,網絡取證具有“便利性”。目前實體制造商前店后廠侵權易找但不常見,制造侵權呈現流動常態。通過網上向社會公眾宣稱“制造”侵權產品,是目前獲取非法利益的新業態。若以“凈化網絡環境”為突破口,通過任何一臺計算機等信息設備便可“便利”取證,有利于破解知識產權“舉證難”“賠償低”。

三是網絡空間全球治理性。網絡法治環境是營商環境的重要部分。努力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共同推進網絡空間全球治理,這既是落實國家政策,也是落實司法政策。落實到知識產權證據規則上,筆者以為,應牽住“以凈化網絡環境為基礎,打擊制造侵權”這個“牛鼻子”。俗話說,“打蛇打七寸”,知識產權侵權,要害在制造侵權;從源頭上杜絕侵權,源頭在制造侵權;銷售侵權“合法來源”抗辯成立可免賠,制造侵權“合法來源”抗辯不采納;制造侵權的賠償數額,明顯高于銷售侵權的賠償數額;訴訟正常狀態是打擊制造侵權而非打擊銷售侵權;懈怠打擊制造侵權而只起訴銷售商侵權的“維權新業態”,應引起裁判者的足夠重視;以“凈化網絡環境”為基礎,牽住打擊制造侵權的“牛鼻子”,共同推進網絡空間治理。

“法治是最好的營商環境”,牽住“牛鼻子”,從知識產權證據規則上助力優化營商環境,當前亟須致力于:

一是糾正理解與適用規則上的偏差。知識產權侵權賠償數額很大程度上已是評價我國知識產權保護力度的重要指標,而制造侵權的認定直接決定賠償數額的高低。牽住“牛鼻子”,以凈化網絡環境為基礎,打擊制造侵權,需糾正在證明程度與舉證責任分配的理解和適用上存在偏差。例如,被告在網上宣稱“制造”“經營模式為生產加工”,有觀點認為,被告提交抗辯證據會導致原告證據“真偽不明”,原告還需進一步舉證。筆者認為,被告抗辯證據諸如關于“聊天記錄、報價單、工商信息、送貨單,以及阿里巴巴店鋪銷售記錄”等,是否會導致原告證據“真偽不明”,純屬法官自由心證。且不論該聊天記錄等在聊天主體、時間、地點、產品名稱、型號、顏色等是否形成證據鏈、是否具有證明力,也不論此類抗辯證據每案是否均可信手拈來,僅就法官自由心證而言,在證明程度與舉證責任分配的理解和適用上,應立足體現不利于侵權人的證據規則價值觀。在現有證據框架下,對“三無產品”,若被告在網上宣稱“制造”“經營模式為生產加工”,即可認定原告舉證符合“高度蓋然性證明標準”,原告已完成舉證責任,原告無需再舉證,舉證責任轉移至被告,除非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未制造侵權”,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被告制造侵權成立。

二是出臺知識產權證據規則。“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事實”依靠證據證明,免證事實是特例。依靠證據證明的“事實”,包括法官認知、推定的自由心證過程,以及應遵循的知識產權特有的證據規則。現行證據規則,比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畢竟是針對民商事審判方面所具有普適性與權威性的證據規則,并未體現知識產權審判的特質。筆者提出“四梁八柱”建議,包括“司法公正”“訴訟效率”“保護創新”“平等保護”的“四原則”,“管轄法院”“受理案件”“審查程序”“審查標準”的“四框架”,“證據審查標準”“技術等專業意見審查標準”“合法來源審查標準”“現有設計與現有技術審查標準”的“四標準”,以及“管轄”“多元糾紛解決機制”“證明程度與舉證責任分配”“先行判決與禁令”“確認不侵權之訴與不準予撤訴”“專利權評價報告效力”“請求保護技術方案及其變更”“證據妨礙規則”的“八柱子”,等等。筆者上述建議,旨在拋磚引玉,目的是促使現行證據規則予以細化完善,體現知識產權證據規則特質。

三是落實優化營商環境政策。“制造業是實體經濟的基礎,實體經濟是我國發展的本錢,是構筑未來發展戰略優勢的重要支撐”。優化營商環境,保障實體經濟發展,法治先行,證據規則到位,讓制假售假侵害知識產權無處遁形。首先,證據規則規范裁判活動。事實依賴證據認定,裁判遵循證據規則規范,依法裁判是優化營商環境的重要方面,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打擊制造侵權,保護合法競爭,平等保護市場主體的合法權益。其次,證據規則引導誠信經營。“自由、平等、守信”的契約精神是優化營商環境的現代文明的基礎。網上向社會公眾公開宣稱“制造”“經營模式生產加工”,庭審卻辯稱系“虛假宣傳”。我國廣告法明文規定,“廣告不得含有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內容,不得欺騙、誤導消費者。廣告主應當對廣告內容的真實性負責”。若確屬網上虛假廣告宣傳行為,法官在證明程度與舉證責任分配的理解和適用上,必須堅守倡導與引導誠信經營的司法導向,原告已舉證被告在網上公開宣稱“制造”“經營模式生產加工”,此時,原告已完成舉證責任,“相反證據足以推翻”的舉證責任,轉移至被告而非原告。第三,證據規則凈化網絡環境。優化營商環境,凈化網絡環境,網絡空間全球治理,知識產權證據規則應積極作為。“三無產品”,無產品名稱、生產廠廠名和廠址的產品,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頒布的《流通領域商品質量監督管理辦法》第十三條明確規定,“銷售者不得購進或者銷售無廠名、廠址等來源不明的商品”。被告在網上宣稱“制造”“經營模式生產加工”的產品,若系“三無產品”,裁判法官在證明程度與舉證責任分配的理解和適用的自由心證上,應旗幟鮮明,理解好國家政策、落實好司法政策,保障實體經濟公平競爭,保障實體經濟創新活力。

總之,知識產權證據規則公開、透明、可預期,規范知識產權裁判活動,牽住“以凈化網絡環境為基礎,打擊制造侵權”的“牛鼻子”,助力優化營商環境,知識產權證據規則,可以作為,應積極作為、積極推進。

責任編輯:莫亞奇
相關新聞
七星彩走势图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