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上海女律師蔡申的凡人善舉
發布時間:2019-11-21 16:08 星期四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余東明

實習生 張若琂

不久前,茫茫人海中有6個人因器官移植而獲新生,而這些器官均來自同一個人——上海市誠建成律師事務所的女律師蔡申。

今年8月3日,年僅35歲的她因患腦部膠質瘤與世長辭,正當所有人都為之惋惜時,蔡申以最平靜的三種方式將生命延續,回望她簡短的一生,那一件件一樁樁的凡人善舉,正如滿天的星星,雖小卻無比燦爛。

2014年,司法部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律師職業道德建設的意見》,提出要加強“忠誠、為民、法治、正義、誠信、敬業”為內容的律師職業道德建設,引導律師服務為民、忠于法律、維護正義。蔡申正是這樣的典范,她把律師的核心價值觀彰顯的淋漓盡致。

近日,《法制日報》記者走近她的同事、家人和她曾經服務過的市民,去聆聽她的故事,記錄她的凡人善舉。

2012年,蔡申當選為律所黨支部書記,那一年她才28歲,是寶山律師行業最年輕的黨支部書記。

“我們是老所,黨員多,當時之所以推選年輕又沒多少經驗的蔡申當支部書記,全因看中她身上的那股勁兒。”律所主任楊振裕告訴記者。

時間再追溯到2006年,那年律所來了個愛笑的女大學生,她就是蔡申。 

“現在回想起來,她并沒辦過什么驚天動地的大案子,然而即便是最瑣碎、最不起眼的案件,她都是以最飽滿的熱情去完成。”楊振裕說。

蔡申有股較真勁兒,2013年寶山區某化工企業發生液氨泄漏,波及許多工人,一時間賠償糾紛僵持不下,律所派出3名律師參與調解,蔡申便是其中之一。

那時既要給工人調解矛盾,還要提供法律援助,每天又要接待大量前來咨詢的人,整整持續了一周時間。面對工人們的問題,她很認真,就像處理自己的事情一樣,仔細較真。楊振裕說,是她這份真誠的態度讓工人們吃了“定心丸”。

蔡申還有股熱心勁兒,她主動加入寶山區法律援助律師團,每周雷打不動到街道值班,接待居民,答疑解惑,她還把電話留在了社區,確保居民們打個電話就能找到她。

“忙得一個星期只能回來一次,來了也不好好陪我們聊天說話,就一直在接電話、回微信。”蔡申的父親說,“她很有耐心,也從不計較什么回報。”

然而,老父親所謂的“回報”,都體現在了群眾對她的評價里。“蔡律師辦案我們一百個放心”“她總能隨時讓我們平靜下來”“她一來很多麻煩都能迎刃而解”……一些接觸過蔡申的群眾告訴記者。

據統計,自2014年起,蔡申承辦各類法律援助案件近百起,多個案件被評為優秀案例。

正因身上的“那股勁兒”,她成為了一名優秀律師、一名優秀黨支部書記,讓廣大黨員和群眾倍感信任,一直到今年上半年病情加重,她才把黨支部書記的擔子交給了接任者。

她堅信,黨所賦予自己的使命一定會延續得更好。

22

從發病到去世,蔡申和病魔斗爭了整整22個月。

發病那天早上,她起來給兒子喂奶,一陣暈眩摔倒在地,隨后便一個人到醫院做檢查。

蔡申的父親回憶說:“拿到結果后她竟異常平靜,語氣就像在講一件與自己無關的小事。”

然而,結果卻是身患腦部膠質瘤,這是一種絕癥,目前尚無任何治愈病例。

一個月后,蔡申告訴父母,自己決定死后捐獻器官和遺體,語氣同樣無比平靜。“不需要葬禮,不需要追悼會,遺體就捐了吧,這樣總能為別人做點事。”她說。

“她從來就不是人群中最耀眼的那個,但卻總是那么樂觀和堅強。”蔡申的父親說,“從生病到去世,家里笑容最多的是她,我們都知道她用常人難有的堅毅獨自承擔起巨大壓力。”

22個月里,蔡申的堅強讓周邊的人感慨不已。“從沒說過喪氣話,沒有埋怨,臉上總掛著笑容。”蔡申的母親告訴記者,她在這段時間里拍了很多照片,容顏雖日漸憔悴,笑容卻一如既往。

就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她為親人、朋友和社會做了最后的奉獻。

蔡申給家里買了好多日用品,她父親問,“你買這么多干嘛?”她說,“以后恐怕沒機會給你們買了。”她還教會了父親網上購物。

她不愿朋友同事來看她,她說,“大家都忙,不想麻煩你們。”

2018年3月,她作為黨支部書記,組織了生命中最后一次黨支部活動,經過幾次化療的蔡申不得不頭戴假發,同時因腫瘤壓迫神經,雙手活動已是艱難……在場的同事無不感動落淚。

2019年8月,蔡申進入腦死亡狀態,按照她的遺愿,進行了器官捐獻。她的多個器官都很健康,沒有受到疾病和藥物的影響,捐獻非常成功,不僅如此,她的遺體也被捐贈給了同濟大學醫學院,用于醫學研究。

就在不久前的追思會上,一名腎臟受捐者寄來了感謝信:他用了10年的時間等待合適腎源,是蔡申的無私奉獻,才讓他得以重生。

除此之外,蔡申的捐獻還讓另外5名患者得救,她用這種特殊的方式讓父母給予她的生命得以延續。

蔡申有個可愛的兒子,名叫辰辰,她去世時,辰辰才滿32個月。看到手機里媽媽的照片,孩子咿咿呀呀地喊著“媽媽”,記者也不禁落淚。

蔡申生前說,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看著兒子背著書包上學。

但她深知日益加重的病情將很快讓她的愿望落空,她多么希望能夠看著兒子長大,看著兒子接過自己的衣缽、完成未竟的事業。

就在最后的生命里,她一直在拍照,一直在錄視頻,并記錄下了自己與病魔對抗的全過程。她跟丈夫說,“以后留給辰辰看吧,讓他知道有一個堅強的媽媽。”

“媽媽怎么那么久還不回來啊?”辰辰不時地問外公外婆。每每如此,二老都不禁悲傷落淚。

老人常常在外孫身上看到女兒的影子,“太像他媽媽了,從不讓大人操心。你看,不到3歲的孩子就可以一個人安靜地玩一整天。”老人告訴記者。

辰辰還遺傳了母親的聰明,現在已經認得500多個漢字了。面對早逝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蔡申的丈夫悲痛不已,他一直沒有勇氣面對記者的采訪。

蔡家的椅子上依然掛著一件華東政法大學的文化衫,那是她參加母校活動時的紀念品。她生前跟丈夫再三交待,要讓兒子多讀書,將來要和母親一樣做有意義的事,做對社會有用的人。

視頻里,蔡申坐在輪椅上,辰辰就站在她的身邊,一搖一晃,啪!孩子摔倒了,她卻無力攙扶。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蔡申對著哭啼的兒子唱起了兒歌,口齒清晰,語氣溫柔……

責任編輯:蘇明龍
相關新聞
七星彩走势图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