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網絡防沉迷不能落下短視頻
常委會委員建議將短視頻納入未成年人保護法監管范圍
發布時間:2019-11-12 10:39 星期二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蒲曉磊

李威是北京市一所中學的初中生,近兩年,他喜歡玩一款名叫《王者榮耀》的網絡游戲。為了提高自己的游戲水平,李威經常上某直播平臺觀看主播的比賽。

“我身邊很多朋友都會看網絡直播和視頻,也經常會聊游戲比賽和游戲操作,覺得還挺有意思的。”李威對《法制日報》記者說。

讓李威和朋友們喜愛的網絡直播和網絡視頻,卻經常被家長們視為“洪水猛獸”。

江西財經大學貿易與環境研究中心主任李秀香告訴記者,她在剛當選為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不久,就接到了不少學生家長的求助電話,“有一些家長打電話向我提議,希望我關注未成年人沉迷網絡的問題。他們說,孩子經常抱著手機玩游戲、看視頻,不管不行,管得太嚴又會被孩子們抵觸”。

在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對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以下簡稱修訂草案)進行分組審議時,未成年人沉迷網絡視頻和網絡直播成為熱議的話題。多位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指出,網絡短視頻對未成年人的影響非常大,在危害程度上比網游更甚,建議修訂草案對此加以監管。

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苑寧寧認為,對于網絡短視頻和直播平臺,既不能采取“一刀切”的方式加以禁止,也不能放任不管,而是要通過法治的方法,構建適宜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的網絡直播和視頻平臺。

“修訂草案應當明確規定,網絡平臺應當建立青少年模式,并采取技術措施確保這一模式盡可能不被‘繞開’。同時,可以考慮成立道德委員會,對網絡視頻和網絡直播的內容作出分類,將這些健康的、適宜未成年人觀看的內容應用在青少年模式中。”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說。

“得孩子者得天下”

據《2018年全國未成年人互聯網使用情況研究報告》顯示,我國未成年網民規模達1.69億,未成年人的互聯網普及率達93.7%。

“對于網絡直播和視頻平臺而言,‘得用戶者得天下’可謂是一條金科玉律。而在這些用戶中,未成年人占據了不小的比例,還會貢獻不小的流量。在這一領域,甚至有著‘得孩子者得天下’的說法。”朱巍說。

朱巍指出,無論是城市還是農村,未成年人沉迷網絡短視頻和互聯網直播的現象都非常普遍。尤其是在農村,一些留守兒童由于無人監管,娛樂設施又較為匱乏,觀看網絡短視頻和互聯網直播,已經成為他們獲取信息和娛樂的主要方式。

中國教育學會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副理事長王大龍曾經到山東臨沂的偏僻山區調研過,他在那里發現,很多孩子都在玩手機,網絡游戲和觀看視頻直播成為他們最主要的娛樂活動,手機都是他們在外打工的父母買的,爺爺奶奶平時既不會管也管不住。

朱巍發現,無論城市還是農村,未成年人都很難抵擋住網絡短視頻和網絡直播的誘惑。

“網絡視頻和直播平臺很多都會使用讓人沉迷的算法,用以提高用戶粘度,達到商家的目的。很多時候,成年人都會沉迷其中,更何況自制力較差的未成年人。而且,當下很多網絡主播的素質良莠不齊,網絡直播的內容也有很多不適宜未成年人觀看的。無論是失控的時長還是不合適的內容,都不利于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朱巍說。

未成年人沉迷網絡視頻和網絡直播,還產生了另一個備受社會關注的問題——打賞。

近年來,關于未成年人打賞網絡直播的新聞報道屢見不鮮,其中不乏“海南海口12歲小學生打賞游戲主播,花掉環衛工母親4萬元積蓄”“未成年人鄭某留學期間,在直播平臺消費65萬余元”這樣的巨額打賞事件。

“未成年人由于認知能力與自控能力不足,很容易出現非理性網絡消費行為,這不僅會給其家庭財產帶來損失,也會給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帶來負面影響。”朱巍說。

上線“青少年模式”

為了解未成年人觀看網絡視頻和網絡直播的現狀,李秀香專門到學校、企業和政府部門進行調研,她發現,網絡平臺在技術層面所采取的防沉迷措施并未達到預期效果。

“一些網絡平臺采取的限時、實名制等手段,并不能很好地防范未成年人沉迷網絡直播。例如,未成年人如果用父母等長輩的手機號注冊信息,就很容易繞開這些‘防火墻’。”李秀香說。

朱巍同樣注意到這一問題,他建議,監管部門應當推動平臺積極采取措施,借助大數據分析等手段,盡可能精準地篩選和判斷出符合未成年人特質的用戶,然后結合限時、實名制等手段加以規范。

近年來,為防范未成年人網絡沉迷,“青少年模式”開始在網絡平臺上線。

國家網信辦網站10月14日發布消息稱,截至目前,國內共有53家平臺上線“青少年模式”,網絡防沉迷工作基本覆蓋國內主要網絡直播和視頻平臺。

國家網信辦相關負責人介紹,最近一批上線“青少年模式”的網絡平臺更加注重功能限制和專屬內容建設。8月,國家網信辦對此前上線“青少年模式”的20家網絡視頻平臺的防沉迷效果進行了評估,指導相關平臺調整優化功能設置,全面清理青少年專屬內容池。

在總結推廣前期經驗基礎上,這53家上線“青少年模式”的網絡平臺實現了統一運行模式、統一功能標準,在該模式下關閉站內搜索、彈幕評論、內容分享、私信聊天、拍攝發布、充值打賞等功能,僅推薦適合青少年觀看的內容,確保“青少年模式”下的內容池更健康更有益。

可參照網游監管

未成年人沉迷網絡視頻和網絡直播的問題,也引起了多位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的注意。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呂薇指出,實踐中,網絡直播短視頻領域已經出現了不少影響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問題,例如內容低俗色情、模仿危險行為、網絡沉迷等問題。從用戶規模、使用時間、內容負面影響、時間沉迷等角度來看,這一問題的嚴重程度已經超越了網絡游戲對未成年人的危害。

鑒于當前網絡直播短視頻在未成年人群體中的影響,呂薇建議在修訂草案中增加規定,將對未成年人影響重大的短視頻納入未成年人保護法監管范圍。

苑寧寧認為,將網絡視頻和網絡直播納入監管范圍,必須要做好實名認證工作,對未成年人網絡賬號的使用時間、觀看短視頻的時間作出限制。

“此外,對于未成年人可以觀看的網絡直播和內容,還是要進行篩選,構建適宜青少年身心健康的短視頻平臺和網絡直播平臺,防止未成年人接觸到不適宜他們健康成長的信息和內容,應當采取積極引導的方式,創建適宜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網絡直播平臺。”苑寧寧說。

朱巍同樣認為,防范未成年人沉迷網絡視頻和網絡直播,除了技術層面的完善,還要針對內容作出監管。在這方面,可以參照網絡游戲的監管,成立道德委員會。

去年,在中宣部指導下,網絡游戲道德委員會成立。網絡游戲道德委員會由來自有關部門和單位以及高校、專業機構、新聞媒體、行業協會等研究網絡游戲和青少年問題的專家、學者組成,負責對可能或者已經產生道德爭議和社會輿論的網絡游戲作品及相關服務開展道德評議。

“網絡視頻和網絡直播的內容監管,不能只是由平臺自己來做,而是要有平臺、政府、家長、青少年權益保護人士等多方力量參與。成立道德委員會,讓各方力量參與進來,有利于形成全社會監管的合力。”朱巍說。

(應采訪對象要求,李威為化名)

責任編輯:莫亞奇
相關新聞
七星彩走势图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