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中國電商不是侵權者樂土 打假成績受國際品牌認可
中國或贏得互聯網知產保護規則制定制高點
發布時間:2019-06-17 14:01 星期一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維

正值2019年“618”促銷大戰之際,有關電商知識產權保護的話題被再次點燃。

中國電商絕不是侵權者的樂土。在政府不斷完善法律、強化執法、加強監管的同時,電商平臺與政府及權利人的通力合作,正在成為中國電商知識產權保護的新模式。

“從未來發展看,我國網絡環境下表現出來的知識產權保護問題在國際上尚處于‘無人區’,如果解決得好,就有條件將中國的方案轉化為國際通行的規則。這樣既可以提升我國互聯網領域的治理水平,也可能抓住機遇,贏得互聯網時代國際知識產權保護規則制定的制高點。“國家知識產權局知識產權保護司巡視員毛金生在近日舉行的2019電商知識產權峰會上說。

作為電商企業的代表,阿里巴巴集團首席平臺治理官鄭俊芳深有感觸地說,知識產權保護已經成為造就商業繁榮、扶持品牌成長的重要引擎。

侵權社會治理遇困境

對侵權追溯難查控難

截至2018年年底,我國網民的數量為8.29億,互聯網普及率達到59.6%。我國網絡零售額位居世界的前列,2018年全國網上零售額已達9萬億元人民幣。

這一龐大的數據在今年618活動開局中即有體現。來自京東的數據顯示,6月1日零點后的第一個小時,共售出超過1700萬件商品。

天貓則取得史上最強618開局,僅聚劃算單一營銷通道在一個小時內賣出了超3000萬件商品。

在電商產業繁榮的同時,受網絡環境全覆蓋和網店經營低門檻等多種因素的影響,網絡環境下知識產權侵權行為也一度呈現出易發、多發的態勢。2018年全國地方人民法院新收知識產權民事一審案件約28.34萬件,同比增長了40.97%。

進入電商時代,知識產權侵權行為從線下轉向線上,為網絡環境下的知識產權保護提出了各方面的挑戰。

毛金生指出,在立法方面,市場主體對基于互聯網形成的新技術、新模式提出了強烈的保護訴求,但對如何保護還是缺乏相關的法律規則。

在執法方面,網絡信息容易刪除,原始證據容易滅失,對侵權證據的收集和認定帶來了極大的困難。

在社會治理方面,網絡環境下侵權行為隱藏深、侵權人通過虛擬的賬號,就可以實施侵權行為,他們往往使用、盜用、購買他人的賬號、身份導致侵權主體確定難、追溯難、查控難。

在維權方面,由于權利人需要對海量信息進行篩選,查找侵權假冒信息,信息的篩選難、效率低。

立法執法司法齊發力

凈化電商環境顯成效

盡管遇到多種新問題,但尋求解決方案的各種努力已被證明卓有成效。

無論是對知識產權法律不斷修改完善,注重對侵權行為的標本兼治、引入懲罰性賠償制度,還是于今年開始實施電子商務法,成為全球第一個制定和實施電子商務法的國家,向世界發布電子商務知識產權保護的中國方案,中國在電商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的表現都夠得上優秀。

比如,電子商務法明確規定,電商平臺經營者應建立知識產權保護規則,做好權利人與平臺內經營之間可能存在的版權糾紛工作,對侵權行為采取必要的措施。

再如,“在專利法第四次修改過程中,國家知識產權局針對電子商務領域專利侵權數量明顯增加,專利糾紛侵權判斷的復雜性等突出問題,提出了新增網絡環境下專利侵權責任的相關條款,明確網絡服務提供者的法律責任、法律地位、法律義務。將判斷是否構成侵權交由行政部門、法院來完成,做到了義務明確、責任清晰。”毛金生說。

執法方面同樣成果顯著。2019電商知識產權峰會上人民網發布的《電商知識產權保護創新實踐研究報告(2019)》(以下簡稱《報告》)顯示,近年來國家和地方政府有關部門高度重視互聯網領域知識產權保護工作,執法行動力度空前,網絡知識產權保護水平不斷提高。國家和地方各系統、各區域、各省份之間彼此聯動協作,全國一盤棋凈化電商新空間,成效顯著。

根據《中國知識產權保護與營商環境新進展報告2018》,互聯網領域的行政執法力度顯著增加,僅國家版權局牽頭開展的“劍網2018”行動,刪除侵權盜版網絡鏈接185萬條,收繳侵權盜版制品123萬件。

另據毛金生介紹,國家知識產權局持續開展電子商務領域執法維權的專項行動,不斷加大執法辦案的力度,電子商務領域專利執法辦案的數量也從2015年7644件上升到2018年的約3.3萬件,增長了三倍多。在中國浙江知識產權維權研究中心的基礎上組織成立了中國電子商務領域專利執法維權協作調度浙江中心,建立了跨省打擊電商專利侵權機制。

《報告》指出,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更加有力,刑事措施與民事審判同步推進。2018年全國法院審結各類知識產權案件近32萬件,同比上升了41.6%。

一系列典型案例也彰顯了司法在電商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的積極作為。2018年5月,浙江省義烏市人民法院判決銷售假冒品牌鞋的謝某某、張某某、蘇某某在淘寶網公開致歉。2018年3月,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人民法院判決惡意搶注德國拜爾商標的李某構成不正當競爭。2019年1月,江蘇省海門市人民法院判定的利用惡意差評敲詐商家損害淘寶合法民事權益,杜某等三被告共同賠償淘寶損失1萬元,合理支出2萬元。此案也被稱為“全國首例電商平臺訴差評師案”。

正視假貨跨平臺流竄

一處侵權應處處受限

值得注意的是,電商平臺的自治及其與政府部門和權利人的合作,在知識產權保護上正發揮著積極作用。

取得“史上最強618開局”的天貓,僅聚劃算單一營銷通道,就在開局一個小時內賣出了超3000萬件商品。值得注意的是,那些在天貓618啟動的第一個小時銷售額超過一億元的商家,如蘋果、歐萊雅、小米等,大多數來自于阿里巴巴打假聯盟(AACA)。

“知識產權保護成為天貓618強勁表現的強大推力。”鄭俊芳介紹說,過去的17年,阿里不斷在科技的驅動下堅持社會共治的理念,提出“像治理酒駕一樣治理假貨”,聯手執法機關、權利人共同保護知識產權、打擊假貨。

這樣的行動與決心,讓阿里巴巴在全球范圍內擁有了一大批志同道合的伙伴。截至今年5月,作為全球24小時無時差打假共同體的AACA,成員已經從創建時的30個品牌迅速增長至132個。

“誰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真抓實干,市場和品牌會給予最真實的反饋。”鄭俊芳透露,天貓是全球最大的新品發布平臺,150萬新品選擇在天貓618期間集中發布,務實的知識產權保護讓天貓618贏得了市場。

在“平臺+品牌”合力構建打假共同體方面,除了阿里巴巴2017年1月成立打假聯盟之外,京東合作品牌也超過1100家;蘇寧易購則聯合了伊利、百味草、天津狗不理、飛利浦、青島啤酒、海爾、方太等9大品牌發起正品聯盟活動。

“線下團隊+警方+權利人”也是一種新的打假機制。比如,阿里成立打假特戰隊,用“大數據+人工智能技術”賦能平臺打假,輕松識別假冒商品和無良商家,快速精準地打擊侵權商家。京東自主開發京智圖系統主動解決平臺商家的盜圖問題,蘇寧通過大數據分析篩選高風險商品和商戶,將假貨線索及時反映到有關部門。

《報告》對此予以肯定:“近年來,中國電商以壯士斷腕的勇氣以品牌打假、技術打假、區塊鏈打假等多種方式,從線上線下兩個方向同時開啟打假的路徑,推動國家知識產權行政執法和司法實踐,維護知識產權權利人和廣大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有效震懾眾多侵權犯罪分子,解決了很多已經存在多年的侵權頑疾,扭轉了大批國際品牌對中國電商負面的刻板印象。”

《報告》指出,事實證明,中國電商不但不是侵權者的樂土,而且借助互聯網大數據、區塊鏈等新技術條件,有可能比線下實體更加精準地保護合法,打擊非法,有效節約知識產權保護的成本,降低侵權風險,有力推動知識產權保護意識的全民普及。

盡管成績斐然,但電商領域的知識產權保護依然存在一些需要正視的問題——一些低價平臺為了發展,對假貨采取默許甚至放任的態度,給假貨治理帶來了極大困難,“假貨治理洼地”折射出了不同平臺在假貨監管方面的力度與規則差異。

鄭俊芳建議,在政府和行業協會推動下,實現跨平臺知識產權保護,正視假貨跨平臺流竄的治理“洼地”問題,真正實現“一處侵權,處處受限”。

“希望能夠建立激勵機制,要讓各個平臺都積極作為、積極參與,不能做與不做一個樣、做好做壞一個樣。”在鄭俊芳看來,“打假不容易”不能成為縱容包庇制售假行為的借口,多年來社會各界聯合共治取得的打假成果更加不易,“縱容造假包庇售假是全社會的公敵,絕不能讓打假心血白流,絕不允許假貨借其它平臺死灰復燃。”

《報告》則提出,國家應采取及時修訂法律法規,完善監管政策的辦法,以更加包容、審慎的監管方式,推動電商領域加快知識產權保護的創新實踐,不斷擠壓侵權人違法空間,以達成發展與保護的動態平衡。


責任編輯:莫亞奇
相關新聞
七星彩走势图可下载